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剑的博客

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[原创摄影] 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(上)》  

2008-11-21 20:22:45|  分类: 我的旅程(贵州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凡大假,诱惑、向往、矛盾最终结果很累。经过很多次大假的出行,都是在感受人多、车多,在近似于逛春熙路的境界中来去匆匆,疲于赶跑。尽管每次大假归来,都下定决心,不再去凑那份热闹,不再去受那份国罪,老老实实的成都周边一日旅也挺好。但决心终归被诱惑所感染。总会觉得不拍点PP,不出趟远门,便会患上那种两眼无神,又腿无力,持续发呆的大假综合症。

贵州之行,以走了几条线路,黄果树---织金洞、赤水、计划黔东南-----桂林、凤凰古城----张家界。此次十一,选择黔东南一线,原定攻略重庆---贵阳---凯里----榕江---从江----三江,车行至贵阳,七天时间因故缩减为五天,只能走那看那,最终行至从江,五天来回自驾2400公里,匆忙中结束此次黔东南行。在众多遗憾中再次感受到一路的匆忙。不过遗憾之余,领略到了西江苗塞的绚丽夜色和炊烟四起的清晨;都柳江水的清澈和都柳江畔苗塞的秀丽;体会到了车行黔东南的片片梯田和山路弯弯........  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黔东南行—西江千户苗塞

    西江,位于凯里的东南,从雷山路口折向东北,是苗语“鸡讲”的音译,意思是苗族西氏支系居住的地方。世居者均为苗族,自称“嘎闹”。西江苗塞是中国仅有的,世界无双的千户苗寨,素有"苗都之称

  外人来到西江,尚未进到寨内,无不为其巨大的规模与恢宏气势所震撼:与其说这是个村寨,不如说是一片森林,一片由吊脚木楼组成的森林,自山顶直铺到山脚,将整座山都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。等到傍晚时分,寨子里炊烟四起,汇集在半空中如云如雾,那场景,就更加难以形容。     苗疆绵延千里,村寨难计其数,但没有任何一个寨子,敢于挑战西江寨所独有的骄傲头衔——“千户苗寨”。聚居在西江的苗家有1000多户,人口逾6000人,是名副其实的千户寨,也是中国最大的苗寨。苗族人提起西江,都不无尊敬地称其为“西江大寨”。     寨子座落河谷,四面群山环抱,重峦叠嶂。源于雷公坪的白水河,蜿蜒流淌,穿寨而过。河水将西江苗寨一分为二,层层叠叠的吊脚木楼,从河两岸依着山势,迤逦向上展开,连绵成片的红彤彤板壁,在阳光照射下,一片辉煌。房前屋后,翠竹点缀,寨脚寨顶,枫叶掩映。    苗寨内建筑大多是木吊脚楼,都是用枫木搭成,依山势向两边展开,暗红色的枫木板壁在夕阳照射下一片金黄,苗塞的苗屋一幢紧连一幢,鳞次栉比十分壮观,在黄土山上形成两个巨型的金字塔。苗屋是青瓦,屋宇又是枫木建造,在阳光的照耀下,两个金字塔交相辉映,闪烁乌亮与暗红色的光彩。同行言语词穷只惊喜地赞叹:“太壮观,太……”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    从遵义出发车行370公里高速到达凯里已是下午4点,为节约时间直接奔向西江苗塞,以前凯里至西江需经雷山,大概二个半小时路程,如今当地已修了一条新路,大概四十分钟便到达,本以为捡了一个大大的便宜,那知在离西江十公里处,便堵在了自驾的车流中。回凯里住宿的希望是没有了,只能期待能在西江找到一处住宿。好在来时兄弟给了一个西江小楼小妖的电话号码,幸运的定上了房间。既然有住的了,也就不在着急,随车流大概二个小时到达西江,看着停车场的自驾车,才知又到了一处热点中的热点景区。  


 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   拍摄西江苗塞,最美的是清晨和夜晚,清晨五点半起床,过苗塞风雨桥,顺着公路步行到观景台,一路上苗塞在晨光中慢慢的苏醒,片片的炊烟点点的升起,随风飘荡,似一层溥零笼罩在错落有致苗居中,此时苗塞间的田野也泛起了一片金黄,层层的梯田辉映着层层的苗居在炊烟四起的清晨中勾画出一片美景。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 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 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 黩东南行—西江夜景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一路匆忙—十一黔东南行 - 阿剑 - 阿剑的博客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9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